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

时间:2017-12-29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曹雪芹 点击:
红楼梦(全文在线阅读) >  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
 
 
  话说宝钗湘云二人计议已妥, 一宿无话。湘云次日便请贾母等赏桂花。贾母等都说道:"是他有兴头,须要扰他这雅兴。"至午,果然贾母带了王夫人凤姐兼请薛姨妈等进园来。 贾母因问"那一处好?"王夫人道:"凭老太太爱在那一处,就在那一处。"凤姐道: "藕香榭已经摆下了,那山坡下两棵桂花开的又好,河里的水又碧清,坐在河当中亭子上岂不敞亮, 看着水眼也清亮。"贾母听了,说:"这话很是。"说着,就引了众人往藕香榭来。 原来这藕香榭盖在池中,四面有窗,左右有曲廊可通,亦是跨水接岸,后面又有曲折竹桥暗接。 众人上了竹桥,凤姐忙上来搀着贾母,口里说:"老祖宗只管迈大步走,不相干的,这竹子桥规矩是咯吱咯喳的。" 
  一时进入榭中, 只见栏杆外另放着两张竹案,一个上面设着杯箸酒具,一个上头设着茶筅茶盂各色茶具。那边有两三个丫头煽风炉煮茶,这一边另外几个丫头也煽风炉烫酒呢。 贾母喜的忙问:"这茶想的到,且是地方,东西都干净。"湘云笑道:"这是宝姐姐帮着我预备的。"贾母道:"我说这个孩子细致,凡事想的妥当。"一面说,一面又看见柱上挂的黑漆嵌蚌的对子,命人念。湘云念道:
 
  芙蓉影破归兰桨,菱藕香深写竹桥。贾母听了,又抬头看匾,因回头向薛姨妈道:"我先小时, 家里也有这么一个亭子,叫做什么`枕霞阁'。我那时也只象他们这么大年纪, 同姊妹们天天顽去。那日谁知我失了脚掉下去,几乎没淹死,好容易救了上来,到底被那木钉把头碰破了。如今这鬓角上那指头顶大一块窝儿就是那残破了。众人都怕经了水,又怕冒了风,都说活不得了,谁知竟好了。"风姐不等人说,先笑道:"那时要活不得, 如今这大福可叫谁享呢!可知老祖宗从小儿的福寿就不小,神差鬼使碰出那个窝儿来,好盛福寿的。寿星老儿头上原是一个窝儿,因为万福万寿盛满了,所以倒凸高出些来了。 "未及说完,贾母与众人都笑软了。贾母笑道:"这猴儿惯的了不得了,只管拿我取笑起来, 恨的我撕你那油嘴。"凤姐笑道:"回来吃螃蟹,恐积了冷在心里,讨老祖宗笑一笑开开心,一高兴多吃两个就无妨了。"贾母笑道:"明儿叫你日夜跟着我,我倒常笑笑觉的开心, 不许回家去。"王夫人笑道:"老太太因为喜欢他,才惯的他这样,还这样说,他明儿越发无礼了。"贾母笑道:"我喜欢他这样,况且他又不是那不知高低的孩子。家常没人,娘儿们原该这样。横竖礼体不错就罢,没的倒叫他从神儿似的作什么。"
 
  说着,一齐进入亭子,献过茶,凤姐忙着搭桌子,要杯箸。上面一桌,贾母,薛姨妈,宝钗,黛玉,宝玉,东边一桌,史湘云,王夫人,迎,探,惜,西边靠门一桌,李纨和凤姐的,虚设坐位,二人皆不敢坐,只在贾母王夫人两桌上伺候。凤姐吩咐:"螃蟹不可多拿来, 仍旧放在蒸笼里,拿十个来,吃了再拿。"一面又要水洗了手,站在贾母跟前剥蟹肉,头次让薛姨妈。 薛姨妈道:"我自己掰着吃香甜,不用人让。"凤姐便奉与贾母。二次的便与宝玉, 又说:"把酒烫的滚热的拿来。"又命小丫头们去取菊花叶儿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来, 预备洗手。史湘云陪着吃了一个,就下座来让人,又出至外头,令人盛两盘子与赵姨娘周姨娘送去。又见凤姐走来道:"你不惯张罗,你吃你的去。我先替你张罗,等散了我再吃。"湘云不肯,又令人在那边廊上摆了两桌,让鸳鸯,琥珀,彩霞,彩云,平儿去坐。鸳鸯因向凤姐笑道:"二奶奶在这里伺候,我们可吃去了。"凤姐儿道:"你们只管去,都交给我就是了。"说着,史湘云仍入了席。凤姐和李纨也胡乱应个景儿。凤姐仍是下来张罗,一时出至廊上,鸳鸯等正吃的高兴,见他来了,鸳鸯等站起来道:"奶奶又出来作什么? 让我们也受用一会儿。"凤姐笑道:"鸳鸯小蹄子越发坏了,我替你当差,倒不领情, 还抱怨我。还不快斟一钟酒来我喝呢。"鸳鸯笑着忙斟了一杯酒,送至凤姐唇边, 凤姐一扬脖子吃了。琥珀彩霞二人也斟上一杯,送至凤姐唇边,那凤姐也吃了。平儿早剔了一壳黄子送来,凤姐道:"多倒些姜醋。"一面也吃了,笑道:"你们坐着吃罢, 我可去了。"鸳鸯笑道:"好没脸,吃我们的东西。"凤姐儿笑道:"你和我少作怪。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,要和老太太讨了你作小老婆呢。"鸳鸯道:"啐,这也是作奶奶说出来的话! 我不拿腥手抹你一脸算不得。"说着赶来就要抹。凤姐儿央道:"好姐姐,饶我这一遭儿罢。 "琥珀笑道:"鸳丫头要去了,平丫头还饶他?你们看看他,没有吃了两个螃蟹, 倒喝了一碟子醋,他也算不会揽酸了。"平儿手里正掰了个满黄的螃蟹,听如此奚落他, 便拿着螃蟹照着琥珀脸上抹来,口内笑骂"我把你这嚼舌根的小蹄子!"琥珀也笑着往旁边一躲,平儿使空了,往前一撞,正恰恰的抹在凤姐儿腮上。凤姐儿正和鸳鸯嘲笑,不防唬了一跳,嗳哟了一声。众人撑不住都哈哈的大笑起来。凤姐也禁不住笑骂道:"死娼妇!吃离了眼了,混抹你娘的。"平儿忙赶过来替他擦了,亲自去端水。鸳鸯道: "阿弥陀佛!这是个报应。"贾母那边听见,一叠声问:"见了什么这样乐,告诉我们也笑笑。"鸳鸯等忙高声笑回道:"二奶奶来抢螃蟹吃,平儿恼了,抹了他主子一脸的螃蟹黄子。主子奴才打架呢。"贾母和王夫人等听了也笑起来。贾母笑道:"你们看他可怜见的,把那小腿子脐子给他点子吃也就完了。"鸳鸯等笑着答应了,高声又说道:"这满桌子的腿子, 二奶奶只管吃就是了。"凤姐洗了脸走来,又伏侍贾母等吃了一回。黛玉独不敢多吃,只吃了一点儿夹子肉就下来了。
 
  贾母一时不吃了, 大家方散,都洗了手,也有看花的,也有弄水看鱼的,游玩了一回。王夫人因回贾母说:"这里风大,才又吃了螃蟹,老太太还是回房去歇歇罢了。若高兴,明日再来逛逛。"贾母听了,笑道:"正是呢。我怕你们高兴,我走了又怕扫了你们的兴。既这么说,咱们就都去罢。"回头又嘱咐湘云:"别让你宝哥哥林姐姐多吃了。"湘云答应着。又嘱咐湘云宝钗二人说:"你两个也别多吃。那东西虽好吃,不是什么好的,吃多了肚子疼。 "二人忙应着送出园外,仍旧回来,令将残席收拾了另摆。宝玉道:"也不用摆, 咱们且作诗。把那大团圆桌就放在当中,酒菜都放着。也不必拘定坐位,有爱吃的大家去吃,散坐岂不便宜。"宝钗道:"这话极是。"湘云道:"虽如此说,还有别人。"因又命另摆一桌,拣了热螃蟹来,请袭人,紫鹃,司棋,待书,入画,莺儿,翠墨等一处共坐。山坡桂树底下铺下两条花毡,命答应的婆子并小丫头等也都坐了,只管随意吃喝,等使唤再来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pk10官网 澳门现场百家乐 江苏快三 澳门葡京百家乐 百家乐技巧 澳门葡京百家乐 安徽快3 澳门百家乐网站 百家乐网址 澳门代理百家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