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冷庐杂识(第三卷二)

时间:2019-08-28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陆以湉 点击:
冷庐杂识(全文在线阅读) > 第三卷(一) 


  ◎舒铁云
  
  大兴舒铁云孝廉位,诗才藻逸,书法亦秀挺绝伦,兼善音律,每填词曲,辄按弦管以调之。侨寓吾里十年,后从王朝梧观察之黔,值征南笼仲苗,为观察治文书。威勤侯勒保见而器之,恒与计军事。仲苗平,勒侯移督四川,为经略,率三省兵攻白莲贼,招之往,以母老道远辞之。既归,贫无以养,乃乞米吴、楚间。出行携二大箧,一储书籍,一贮丝竹,此外行李萧然也。岁归省母,在真州闻母丧,戴星而奔,不纳勺饮者弥月,以哀毁卒。
  
  与先伯父彡石公论诗最契,其《咏陶靖节》云“侍宦中朝如酒醉,英雄末路以诗传”,最为公所称赏。曾遗公书,自道其作诗甘苦,云:“承评论拙诗如‘诸天雨花,非下界人所能消受’,至谓‘稍敛其锋,而出以沈郁顿挫’,则实位诗短处,而己知之,而人未知之,而先生固已知之,是诚知己之言,敢不服膺!而谓位尚有所不惬于心耶?诗稿本系草录,即乞批评于上,暇日掷还,则受益无量。夫作诗文者,比于当仁不让,以太白之才,而老杜尚有尊酒重论之句,况其他乎?抑位生平行路之日多,读书之日少,偶得佳句,辄复沾沾自喜。近年略知收敛,以期不懈而及于古,并愿多读书以广其识,而旧时习气尚未全除。今兹所言,正乃切中其弊:‘愿邓将军捐弃故技,更授要道。’谨以此言书诸绅矣。今年仍与鹭庭太史公同往扬州,未知明年又在何处。重承关念,附及此言。乌戍程君拱宽七言近体颇佳。禾中则更寥寂,何日一棹南湖,细扫青苔之榻?位虽不胜杯勺,犹当谋斗酒以歌太守醉也。”舒年十岁即下笔成章,年十四随父翼官粤西永福令,读书署后铁云山房,因以自号。
  
  ◎于观察诗
  
  文登于莲亭观察克襄,风雅工诗。归田后,爱武林山水之胜,移家来居。赋《自寿》诗云:“古稀历过四年余,为爱西泠筑室居。策杖闲行同辈少,杜门却扫世情疏。湖山杳霭堪游目,花木幽深且读书。乐趣思寻周茂叔,清风皓月自如如。”观察著有《铁槎诗存》,钱塘周雨亭观察澍序称其“险夷一视,无非中正和平之意,以写缠绵悱侧之音”,信然。
  
  ◎香屑集
  
  华亭黄<广吾>堂宫允《唐香屑集》,集唐诗九百四十二首,各体皆备。其自序集唐骈体文三千余言,工巧浑成,极才人之能事。自言应试屡黜,穷愁外侮,百感纷至,每用艳体为集句,寓美人香草之言,以写忧而寄思,盖皆未通籍时所作也。卷末自题云:“日日成篇字字金(方干)。酒浓花暖且闲吟(罗隐)。诗中得意应千首(姚合)。颇学阴、何苦用心(杜甫)。多少鱼笺写得成(刘兼)。直应天授与诗情(陆龟蒙)。《阳春》唱后应无曲(黄滔)。尽是人间第一声(崔涂)。”其自负亦不浅矣。
  
  ◎李忠定公
  
  咸丰元年,福建巡抚徐继畲奏请以宋臣李纲从祀文庙,礼部议准从祀文庙西庑,在先儒胡安国之次。其大略云“查历代从祀诸儒,皆以德行纯懿、有功经学者为要。至我朝康熙年间,以宋臣范仲淹从祀,始于道德学问之外,兼取经济非常之才,盖圣门政事之科,原与德行文学并重。厥后,雍正年间,以汉臣诸葛亮从祀,道光年间,以唐臣陆贽、宋臣文天祥从祀。此四人者,皆经纶弥天壤,忠义贯日月,列于从祀巨典,诚圣朝教忠之至意也。兹查李纲仕宋,历官观文殿大学士,忠言谠论,定倾扶危,仓卒尚守围城,刺血以草奏疏,力排和议,躬佐中兴。《宋史》称其负天下之望,以一身之用舍,为社稷生民安危,而不知身之祸难;屡濒于死,而爱君忧国之心终有不可夺者,可谓一世之伟人。史笔昭垂,洵为千古定论。至其生平著述,为该抚原奏所称者,有《易传内外篇》、《论语详说》二种,原奏所未称者,有《中兴至言》、《建炎类编》及《乘闲志》、《预备志》各种,今皆不传,仅存其序于集中,其为文渊阁所著录者,惟《梁溪集》八十卷及《建炎时政记》二种而已。臣等细观其文集、奏议,于政治得失,言之深切著明,纯忠亮节,皎然不磨。核其品学、经济,实与诸葛亮、陆贽、范仲淹、文天祥相等,自当一体崇祀,以奖忠义”云云。
  
  ◎胡霖若
  
  乌程胡霖若孝廉缙,少负才名,阮文达公督学吾浙,试诸生《十台怀古》诗,胡居最。尝祈梦西湖于忠肃公祠,见镜中有“会元”二字,乙丑闱后,报录误以会元胡敬名姓相似,驰报捷元。是科孝廉卷以额满见遗,取誊录第一,未几即卒,盖梦已兆之矣。其友归安郑梦白中丞祖琛悼以诗云:“《十台》诗句动公卿,长爪通眉太瘦生。花信满城飞不到,一生名姓误韩拥。”
  
  ◎桃廉访
  
  桐城姚石甫廉访莹,负经济之学,尤长于论兵。道光二年,为县令台湾,兼摄南路同知。时大府以前台道叶世倬言,欲改班兵为召募,总兵观喜疑不能决,就廉访问策,为议上之,观公以为然。叶公旋擢闽抚,面对犹及此事,上命与总督筹之。三年,赵文恪公来督闽、浙军,见此议乃罢。其议大略以为:“台湾自康熙时入版图,迄今百余年,设立重镇,水陆十六营,弁兵一万四千有奇,皆调自内地,三年更易,既有兵糈,复有眷米,岁费十数万,天庾正供不少惜,此何所取而必为之哉?盖尝推原其故,窃见列圣谟猷深远,与前人立法定制之善,不可易也。夫兵者,凶器至危,以防外侮,先虑内讧。自古边塞之兵皆由远戍,不用边人,何也?欲得其死力,不可累以室家也。边塞,战争之地,得失无常。居人各顾家室,必怀首鼠,苟有失守,则相率以迎。暮楚朝秦,是其常态,若用为兵,虽颇、牧不能与守。故不惜远劳数千里之兵,更迭往戍,期以三年,赡其家室,使之尽力疆场,然后亡躯效命。台湾,海外孤悬,缓急势难策应,民情浮动,易为反侧。然自朱一贵、林爽文、陈周全、蔡牵诸逆寇乱屡萌,卒无兵变者,其父母妻子皆在内地,惧干显戮,不敢有异心也。使罢换班之制改为召募,则与台人守台,是以台与台人也。设有不虞,彼先勾接,将帅无所把握,吾恐所忧甚大,不忍言矣!且兵必使常习劳苦,屡陷危机,庶不致畏葸而却步。此惟班兵则能之,虽不免调发之烦,养赡之费,而恃此以保障全海,其利甚大。若召募,则其害不可胜言,并无所利可以决所从违矣。”廉访尝言:“近时武人,大都习为文貌,弃戈矛而讲应酬,以驯顺温柔取悦上官,文人学士尤喜之,以为雅歌投壶之风。嗟乎!行阵之不习,技艺之不讲,一闻炮声,惊惶无措,虽有壶矢百万,其能以投敌人哉?驯弱如此,无宁粗猛。粗猛之甚,不过强梁。强梁即勇敢之资,善驭之犹可得力;驯弱则鞭之不能走矣!”语尤切中要害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澳门百家乐游戏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安徽快3 澳门网上百家乐 百家乐在线网站大全 澳门网上百家乐 江苏快3 澳门赌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代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