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请 登录注册
当前位置:雨枫轩> 原创长篇小说 > 青春|言情 > 穿越言情小说 > 爱的主题曲之独家记忆 > 第一卷 > 第七章 贪美色弄巧成拙
第七章 贪美色弄巧成拙



更新日期:2019-10-03 + 放大字体 | -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:
孟允亮、乔赞回到营门口,已经过了未时三刻,杨延郎早在辕门翘首期盼了。之前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没听说有军事行动。见到三三两两回来的残兵败将时,一问才知道大儿子被人活捉,心立马就乱了。可这些人说不清楚,怎么打起来的怎么打败的什么都不知道,净是神神鬼鬼的乱说一气,说不明白儿子和两位兄弟的生死下落。只好焦急地在辕门外等候着,看到二人的狼狈相先让进军帐。先让医官检查伤情,然后询问战斗具体细节,何以败的如此惨烈。二人竟哭了起来,乔赞也不敢说因为听信传言郭英一个回合被女人打败不服气,更不敢说他鼓动练兵的杨传勇上阵,因为无令出兵要受军规处置。硬说是陪杨传勇练兵时听到半山有动静,为了大营安全才带部队上山看看,结果遭遇穆桂英,不由分说把他们暴打一顿还捉走众小将。当然,为了遮掩他们的无能,又把穆桂英的神乎其技夸大了几分。杨延郎听了也大吃一惊,这种情形别说兄弟和儿子,就算他老父金刀杨无敌再世,祖孙三代齐上阵一样白给,赶紧带二人回禀皇上。
    真宗赵恒听完二人的叙述倒是乐了,心想:奇哉怪哉!如此神力之女子莫不是九天玄女下凡?若能讨个神女当嫔妃那该多好啊?那样以来什么大秦始皇帝、汉高皇帝、前唐文皇帝,风流皇帝玄宗,即使太祖伯父与先帝在地下有知也只有羡慕的份啊!
    想到这,赵恒立刻下令退帐,让王钦若留下,连宫女太监都屛退了。严令王钦若想办法,无论如何要纳穆桂英为妃。这王钦若也不是弱者,冥思苦想半晌。忽然附在赵恒耳边低语起来,把他乐得频频点头。当下刷了道圣旨,用玺后交给王钦若,对外说是换种方式征服穆柯寨。
    穆桂英回寨后向父亲禀明对阵的情况,穆羽对女儿笑着赞许。高兴的说以后指定舍不得她远嫁,她低头说那就一辈子不嫁,红着脸走出偏厅。回内宅换回平时装束出门向中寨走去,直奔李奇的住处。李奇从树林回去后,正觉得无聊。给羽巍发个短信,在他琢磨菜煮火锅的时候,穆桂英到了。她一听他打算吃火锅,当时就被这个新鲜词汇吸引住了。跟他一起到悬崖边采些新鲜菌类,到河边飞刀捕鱼,到菜园里拔白菜,到前寨厨房偷调料。
回到他的住处太阳已经偏西。她看他杀鱼洗菜,用飞刀锋刃将鱼肉剔骨削成薄片,心里不由得再次感叹他多才多艺。看鱼骨汤在大砂锅里煮成奶白色,两人开始吃饭。她把轻纱从后面提了些许,露出鼻尖和红唇,还是盖住大半个脸。学他的样子先夹鱼片在水里涮上几秒,拿出来在蘸料碗沾几下,放入口中细嚼慢咽,味道果然不同凡响。吃过鱼肉吃菌类,后来又吃蔬菜,配上水酒,还有手环播放的音乐。两人这顿海吃,从午时末吃到酉时三刻都过了,李奇才送穆桂英回内宅。两人趁着夜色手挽手翻墙越脊回到卧房门口,看她进入房间关门,他又飞身上房仍旧回到寨外的小树林,躺在树杈上调运用锁鼻术睡觉。既然说过要保护她和山寨,就不能只是随口说说。躺在这里休息也不影响练功,方圆二里有个鸟飞兽走都瞒不过他灵敏的听觉。
到第二天早上,穆桂英像往常一样寅时醒来,却懒得起床。脑海里恍恍惚惚都是和李奇在一起时的情景,他初来乍到时的谦和文雅,博学多才,死而复生后的卓绝武功,对她的悉心照顾。他做的那些奇怪的汤都非常特别,尤其是最近跟他相濡以沫的时间多了,越发感觉他身上散发出的无形吸引力。真的颠覆了以往姐妹间聊天时谈到的好男人形象,成了她每次清醒都必想片段。
    好姐妹穆晓晓过来敲门催她练兵,她索性把令牌交给穆晓晓,仍旧躲在温暖的被窝继续拾取每一片美好记忆。红日升上树梢了,她才起床洗涑,到厨房挑选最好的糕点装入食盒。先到李奇住处,敲门没人应答,才想起他说过的要保护她和寨子。心里愈加甜美,高兴地提着食盒向前寨门外的小树林走去。
    穆瓜一向起床比较早,这天更早。因为昨天下午老爷焦急地找几遍小姐,所以他也寅时起床在内宅门口等着。可是半个时辰过去了,除了晓晓姑娘和四个丫鬟,再没见到任何人出入过内宅。想找人问也来不及了,因为熟悉小姐的几人都赶去练兵场,其他人根本不敢过问小姐的事情。他自己更不敢进内宅,也不敢这样回禀老爷。因为自从老夫人过世,院子就住着穆桂英、穆晓晓和各自的两个丫鬟,穆羽也没踏进过内宅一步。
    万般无奈,穆瓜只好又在前寨门旁边弄把凳子坐等。一等又是一个多时辰,等女兵回寨时还是不见穆桂英。连忙追上穆晓晓问:“晓晓姐,晓晓姐,小姐呢?”
    穆晓晓疑惑地看了看穆瓜,再回头看看树林边地上坐着的穆桂英与道士李奇。没好气地说:“穆瓜,不是发烧烧糊涂了吧?速去抓药去!”
    听了穆晓晓的话,穆瓜卜愣卜愣脑袋,摸摸额头也不烧,幽幽地说:“晓晓姐,不烧啊!”
    “不烧?那在此说甚胡话!若非这颗木瓜脑袋烧坏了——便是患了眼疾!”穆晓晓懒得跟他纠缠,点点他额头,转身向前走去,后面女兵整齐地跟着。
    穆瓜的脑袋真感觉有些发木,不明白穆晓晓哪来这么大火气。追上去看哪个是小翠,没有穆晓晓的紫色披风好认,她们清一色的装扮,清一色的轻纱遮面。无奈只好压低声音哀求:“小翠在哪?小翠,当真没见到小姐吗?”
    女兵都没停,前排当中有人扭头撇出句话:“穆瓜大哥,速去抓药吧,不仅脑袋反应迟钝,眼疾亦要从速医!”
    队伍向着女兵营方向继续前进,还有人悄声问:“晓晓姐,小姐还是初次在寨中而不练兵的呢!她和那道人是何关系?”
    “多嘴!这是你该问的吗?若有再犯,先掌嘴!”穆晓晓厉声喝道,随后对旁边说:“小碧,带姐妹们回营。然后到庖厨让玉嫂炖那个药膳鸡汤,午膳时咱们一起用。”
    “是,谢谢晓晓姐!”有一个女兵高兴地答应着,挥手带队走,她是穆晓晓的丫鬟小碧。自从上次穆晓晓喝了张名远烧给穆桂英的淮山北茋炖信鸽汤,就让厨房玉嫂照样子做。味道虽然有些差别,却也不错,所以经常喝,两个丫鬟也跟着沾光。
    另一个女兵紧走了两步说:“晓晓姐,小翠问能否捎带上我两个。”
    “呵呵,可以呀,大家均是晓晓的妹子嘛,与小碧一并去庖房让加两道菜,贪嘴丫头!”穆晓晓说完径直朝着内宅方向走去。那名女兵高兴地归队,老远还对着穆晓晓的背影说:“多谢晓晓姐!”
    看着女兵队伍走远了,穆瓜还在考虑她们的话,真有些怀疑自己病了,而且还病的不轻。刚准备去军营找医官抓药,听见门口的喽兵高声喊到:“启禀小姐,有南朝朝廷官员求见!”他慌忙跑到寨门口看,果然见穆桂英穿着便服从空地往回走。寨门右侧多了几个穿着官服的人,毕恭毕敬地在旁边站立。
    门口站的正是左班参知政事王钦若和他的几个随从。他们昨天下午就跑过一趟,好说歹说才见到老寨主穆羽,可他一听跟赵家联姻立刻发了顿火。经过王钦若那副三寸不烂之舌紧摆活才略微平静些,又说女儿的婚姻大事由她自己做主,恰巧她又不在。至于说摆香案跪接所谓的圣旨,更是连门儿都没有的事情。
    王钦若回营直接被赵恒痛斥一顿,一夜没睡安稳。知道这位主子贪功、好色、爱慕虚荣,外加惧内,且死要面子。而王钦若的升官之路主要是迎合主子这些习惯,所以说起来也算殚精竭虑,如履薄冰。今天早晨洗涑完,刚打算到皇上帐前问安,传旨太监来了,直接撂下句:“皇上口谕,王卿尽速为朕分忧去吧!事无头绪不得回营!”
    吓得王钦若早饭都没敢吃,在御用物品里挑了几匹上好丝绸,两盒珍珠玛瑙,向皇上奏请。赵恒没耐心听,一一照准。王钦若回帐又重新沐浴更衣带着礼物到山寨来,对守门的喽兵都低三下四客气十足。见到红妆素裹面戴轻纱的穆桂英,他更是点头哈腰满脸赔笑,跟在身后边走边献媚,脊背都没直起来过。
    穆桂英刚刚跟李奇一块吃的早点,约好的巳时末到溪边打鱼、采蘑菇,再煮火锅,还说今天要加些野味。所以边走边想会是什么新奇玩意,哪有心思听王钦若啰嗦。回到前厅帅案后面一坐,当公事似的质问王钦若所为何来。不仅把王钦若搞懵了,连偏厅喝茶的老寨主穆羽都诧异地走过来看。这是有军事部署时他坐的位置,他不在女儿才暂代。
    “呔!厅下所立何人?至本寨所为何来?”穆桂英再次责问,声音非常的严厉。连旁边站的穆瓜和原本在门外站岗的几个喽兵,都站在一侧瞪大眼睛看王钦若等人。
    王钦若还真有些心里发毛,心想这大概就是人家山寨规矩。连忙深施一礼,说话都有些僵硬:“从一品左班参知政事王钦若见过少寨主!这是当今皇上赐少寨主之薄仪,望少寨主笑纳!”
    随从赶紧把手里托的锦盒呈上,喽兵接过后放在公案右边的两把椅子上摆开。穆桂英走下台阶翻开看看,还真是稀罕物件。随手拿起一颗玛瑙,对着光线细看,色泽通透,没有半点杂质。幽幽地说:“王大人是吗?这是南朝皇帝赐予本小姐之物?”
    “是是是,回少寨主话。当今皇上敬仰将军之威仪,倾慕小姐之美颜。特送此上等白玉珍珠和波斯国马脑增少寨主,诚邀少寨主寅时至军营饮宴!少寨主手中之物谓之曰马脑,乃美玉也。来自番邦波斯,与小姐倾城之美貌真可谓绝配矣!”王钦若恭敬地说,深怕一个不留神得罪这位未来宠妃,那将来怎么个死法还不一定。
    “即是如此,本小姐便转赠于王大人。”穆桂英说着就走了几步把玛瑙丢在王钦若面前,偷眼看他弯起腰拾起来又转身回桌案后。知道这些做臣子的不敢任皇帝的物件随便丢在地面上,“若无其它事宜,本将军便不留各位了。穆瓜,替本小姐送几位出寨!”说完径直自顾自走了,头也没回,两个喽罗倒比较识相,抱着几个锦盒跟在她身后。
    穆羽看完女儿的连串动作,若有所悟地微笑着点头。原来她只收礼不待客,连回礼都有了,说起来不算怠慢。便明白她不愿理会这些朝廷中人,转身也离开,自顾自巡寨去,仍然要求军兵严阵以待。
    王钦若被晾在厅中,手里捧着一颗玛瑙,看老少两位寨主相继离开,不知道该如何处理。因为穆桂英还没有答应赴约,而他的话也没来得及说清楚。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,什么修成玉颜色嫁入帝王家,压根儿没机会说。
    穆瓜同样是也不给王钦若世间考虑,单掌平着向外伸,不客气地说:“几位,请吧!切莫在此逗留,走慢了会连累小的挨军杖!”
    王钦若往外走着,心里万般不是味儿。想想也是,以这两天军营里迅速扩散穆桂英神话般的谣传,即使忽然变成青面獠牙的出现,将几个人撕成碎片也不足为奇。神仙下凡嘛,总要有些世俗人理解不了的作为才正常。跟着穆瓜往外走,到了寨门外他才醒悟事情还没办成,没办法回去向皇上交旨。把他急得抓耳挠腮,再想跟穆瓜央求返回去见穆桂英,已经没用了。穆瓜是软硬不吃,比朝中那些大臣难对付多了。
    实在是没办法,王钦若就带着几人在寨门外五百多米的斜坡坐着,冥思苦想什么办法完成任务。等到太阳落山,也是垂头丧气,不得其法。一个随从小声嘀咕:“既然两军对峙,干嘛不下战书?害的咱们……”
这话倒真提醒了王钦若,下战书的确好,而且对战双方都很重视战书中的内容,输信就等于输阵。当下命令随从撕下一片袍子,亲自拿着随从手指咬破的写道:“战书,大宋主帅邀约贵寨少寨主穆将军酉时山下帅帐一叙,望准时应邀!立书人大宋参知政事王定国!”
    被咬手指的随从心里暗骂,脸上还不敢有丝毫情绪。等血迹干了,从地上找块小石头包裹好,跑到寨门前扔过去。见喽兵捡起看了,才撒脚往回跑,跟王钦若趁夜色往军营走。一半路程过去,也不敢提酉时早已经过了大半,害怕再次被主子咬他的手指重新写过。
回到中军帐,王钦若刚想向皇上表功,太监就在门口嚷嚷上了:“王大人呀,现在都什么时辰啦?客人何在啊?”
王钦若“噗通”就跪倒在地,先是三呼万岁,然后说山寨事多,穆桂英明天酉时才有时间。身后那几个听他撒谎身体都在发抖。赵恒倒显得不急不燥,赏王钦若一碗羹,算是辛苦办事的奖励,让他自己到厨房领。王钦若满心欢喜谢了恩,战战兢兢退出中军大帐。心想有的吃总比饿着好,一整天没吃东西了,挺胸叠肚向御庖帐走去。
再说穆瓜,吃过晚饭后没事做。正想找不值夜班的家丁喝两盅,就有喽兵跑过来。把一块血迹斑斑的布递给他,转身离去。穆瓜识字不多,战书俩字倒是认识,慌忙跑到偏厅交给寨主穆羽。
穆羽看了一皱眉,暗忖:现在戌时都到了怎么应南朝酉时的邀约,若是明日之约落款当署明日期才是。自古也没见这种下战书的,实乃可笑!转身让穆瓜到内宅唤小姐前来说话,可是半个时辰过去也没见回应。再后来,穆羽索性在偏厅椅子上睡着了。
穆桂英这天下午玩的更开心,跟李奇一起下河徒手捞鱼,比吃鱼肉更有意思。以前从来就没想过可以这样玩,把裙子下半截几乎全弄湿了,才笑着上岸。看他抓很久裤腿袍子湿了多半也同样一无所获,她笑的合不拢嘴。最后看他使坏:坐在岸边听鱼在水里游动,用飞刀刺中鱼肚子后弹出水面,过去将鱼宰杀冲洗干净。等他发现她衣服湿了很多,就坚持让她在溪边等,他回到前寨偷取她的衣服让她换。
她到树丛换衣服的空挡,李奇又想到吃烤鱼,就又杀了两条洗干净,神秘地告诉她换种吃法。两人回到他的住处后,他先换了干净衣服。开始用刀在鱼身上划菱形印,又用调料把整鱼腌上。随后生火烧炭,最后用刀削尖竹签贯穿鱼的首尾,放在火炭上面旋转着烤,过一会儿还在鱼身上擦点油。烤好后两人边吃边喝酒还在听音乐,同时还在烤下一条。
这种吃法又让穆桂英胃口大开,心情畅快话也多起来。说她小时候偷懒不想练功,父亲眼里满是国仇家恨,气急了甚至用棍棒,她都照样偷懒。可只要提到吃东西,就精神振奋。后来父亲就让庖工做各种好吃的糕点,她完成指定目标后才能吃。渐渐长大懂事了,能吃的糕点早吃遍了。李奇就趁机告诉她,如果她愿意跟他一起回到未来,像这种好吃的菜他可以每天不重样为她做。她咯咯一笑却把头低下去了,心中喜忧参半。开心的是知道他在乎自己,更愿意跟他过这样的生活;忧的是父亲不喜欢李奇这人,所以上次趁她练兵赶他走。而她只有父亲一个亲人,按三纲五常是不能悖逆父亲意思。
李奇见她低头不语,想到现在说这些还不是最恰当的时机。因为两人目前虽然相谈甚欢,却都是吃喝游玩为话题,相识以来她还没有自愿将轻纱除掉以真面目倾心交谈。就和她继续吃烤鱼喝水酒,接着说找时间下山行侠仗义、快意江湖,不聊这个话题。三条鱼吃完后,她意犹未尽。两人干脆带上调料和火折子到溪边现场捕杀烧烤,肉质又比之前鲜嫩些。两人吃到天色大黑才熄灭火种,躺在草地看满头星斗。他不自觉想起现代的羽巍,想念跟她一起度过的好时光,心想要是她没失忆,两个人一定过的比现在惬意自然。于是,当故事一样讲给穆桂英听,听的她也萌生出到现代社会看看的念头。
夜深了,李奇把穆桂英送回闺房,仍然飞身上房来到寨前的小树林。喝几口葫芦里面的百花酿,运用锁鼻术贴在树枝下调息睡觉。
穆瓜仍然在内宅门口等到半夜,巡夜的女兵都过去好几次,才悻悻地回房。第二天寅时以前就开始等着,结果还是看着穆晓晓带着四名丫鬟穿戴整齐,刀剑齐备,出门朝兵营方向走。一问小姐在房间休息,这才放心守候。半个时辰后,终于见到穆桂英一身素装出来,赶忙凑过去,含含糊糊说不清战书的事情。
穆桂英皱皱眉,只好跟他去偏厅见父亲。看完战书她先问父亲的意思,才答应到时间带人赴约,让父亲不用担心。随后出门到厨房去,仍然亲自装食盒提到寨门外小树林。两人边吃边聊着,穆桂英自然提起到宋营赴约的事。李奇想起上次在军营偷听的话,知道赵恒好大喜功、色大胆小爱面子的毛病,就答应到时候装扮成女兵陪她去。反正蒙上轻纱谁也看不出来,大不了再多蒙上两层,只要忍住不说话也就不会穿帮,真有麻烦时可以暗中帮她应付那些人。
酉时的约见,真宗赵恒申时没到就让人准备好了。御庖帐准备好丰富菜肴,让王钦若早早到辕门外等着。他自己也收拾的干干净净,换了一身新袍子。对于这位军营里传神了的穆桂英相当的期待。
    王钦若心里的确不踏实,昨晚回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甚至觉得那封战书是他入仕以来最大的败笔——语言不够丰满倒还在其次,没署明日期也太粗心了。于是,今天上午,他就安排人到穆柯寨门前恭候着,到时间不见穆桂英再催促,务必请她前来。
    申时三刻,穆桂英才披挂整齐出的前寨门,照样是红色胄甲红色披风。身后带着六名亲兵,李奇和小碧、小翠、小环、小燕穿青衣短袍,青色绢帕裹头,他还罩了双层青色轻纱。穆晓晓青衣短袍以外是紫色轻纱,还多了个紫色的披风。只有穆桂英一人知道身形相对高大的李奇真实身份。他们到宋兵军营以后,太监在黄色大帐外面等着。看王钦若领着几个女将走来,直接大声宣穆桂英进谏,王钦若都没提一下。
可穆桂英不乐意,早跟李奇商量过了,不与任何人在任何环境单独相见。只见她双手抱拳冷冷的说:“穆柯寨穆桂英已应邀前来,不曾想贵营主帅如此之做作,本小姐就此告辞!”说完转身就走。
    王钦若吓了一大跳,赶忙点头作揖挽留。好不容易请过来,还没进帐就走,皇上非找后账不可。
    这时大帐里的赵恒说话:“请穆小姐入帐一叙,孤家恭候多时了!”
    穆桂英这才转身子进大帐,穆晓晓紧随其后。六人进帐后一字排开站在穆桂英身后,打量着整个军帐。这座大帐俨然就是个小型宫殿:红底黄花波斯地毯覆盖全场,正中心位置是龙书案,四个侍婢站立两旁。桌案右边紧挨着一个高大香炉,再旁边是各种饰品,左侧各种名贵摆设,龙椅后面是黄色惟幔,再后面是卧室。龙书案正前方是空旷的场地,直通门口的屏风。空地的左侧摆着个条形长桌,桌上面是清一色的碗碟,扣着盖,不用看就知道是饭菜。
    正在龙书案后面端坐的就是真宗赵恒,他殷切期盼着仙女下凡。一看进来前排一个后排六个,个个英姿焕发身穿戎装。最关键是她们面罩轻纱,看不出年龄大小和容貌丑俊,而且也不行大礼参拜,弄得他有点莫名其妙。
    “大胆刁民!朝见当今皇上安敢不大礼参——”还是门口那位太监扯着公鸭嗓子喊,大概是看到七个女将并排不行礼有失皇家尊严。可他还没喊完就戛然而止,吓得大气都不敢出。因为已经有一把明晃晃的利剑架在他脖子上,皮肤能感觉到剑刃在冒着冷飕飕的寒气。拿剑的人是穆晓晓,二话不说冷冷地看着那位太监。
    “罢了,此处并非金銮殿,繁文缛节能免则免。李哲,退到一旁伺候!”赵恒说着站起来走下台子,朝长桌走去,稳稳的坐在靠内侧的圆凳子上。见穆桂英没动就扬了扬手说:“穆小姐既然应约前来,请入座吧!来人呐,伺候开席!”四名侍婢迅速过去摆放银筷、羹勺,撤走碗碟上的盖子。
    穆桂英轻轻的摆手,穆晓晓收回长剑,转身回到原来位置。穆桂英来到长桌切近,并没有坐,而是双手抱拳说:“敢问邀本小姐前来有何事商议?”
    “啊?议事?”赵恒听到这一愣,心说这王卿是怎么安排的?邀约佳人赴晚宴议什么事?叫她来自然是陪王伴驾啊!罩着轻纱不说吧还带着几个手持兵刃的随从!莫不是想先讨个封号?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说:“穆小姐请,先入座小酌几杯,再详细商谈亦不为迟晚!”
    “这是何意?贵方投军书相邀,岂为小酌乎?”穆桂英哪有心情陪个不相干的人喝酒,语气显得很不高兴。
    “这个——这个——”听这语气赵恒心里也相当不爽。他后宫粉黛三千,个个都是争着让他宠幸,就算宫外偷养的刘氏也没费什么劲,这种事哪需要他操心。不由得把脸一沉对外面说,“李哲,传王钦若近前伺候!”
    王钦若本来就在外面候着呢,准知道今天这事情顺利不了,关键他没机会也不敢跟穆桂英说伺候皇上的事情。本以为只要糊里糊涂睡到一起,以后自然皇上说了算。听到里面皇上的语气不佳,立刻小跑着进去。先跪趴在地上三呼万岁,然后等训示,也不敢抬头。
    “王钦若,穆小姐缘何不知道陪朕饮宴之事?战书又当何解?何人令尔下战书?”赵恒的语气缓和一些。他不想在外人面前显得昏庸霸道,可也气王钦若没把事情办好,所以直接喊名字。
    “此乃微臣之过,未及向少寨主细说,望官家恕罪!”王钦若头趴在地上。
    “罢了,起来伺候穆小姐坐下。”赵恒见事已至此干脆让他临场表现,摆手让他起来,“穆小姐,怪朕的人失礼了。请坐!请坐!”
    王钦若赶忙爬起来躬着身给穆桂英让座,早有侍婢在长桌另一端黄布圆墩子跟前站着等,等她到跟前扶着她坐下。
    看他们这样,穆桂英显得不好意思了。匆忙间瞥一眼李奇,他微微点头,她就僵硬地坐在圆墩子上。坐着比山寨里的木登子柔软多了,再看李奇他们六人已经在她后方两米并排站立。两名侍婢分别用银筷子夹些菜在赵恒和她面前吃碟。王钦若正忙着为二人斟酒,跟小伙计似的又躬身弯腰,又满脸赔笑。
    李奇知道穆桂英紧张,用传言入密告诉她:“桂英,无需紧张,担保不会有事。食些菜应无大碍,喝酒前看我示意。”
    穆桂英这才稍微放松精神,冲李奇微微点头。然后看面前桌子上,真称得上珍馐百味,应有尽有。
    王钦若这时候显得还真细心,为穆桂英斟满酒后掏出根银针为她当面测试。针头未见变色,又在菜上面戳几下,针头依旧没变色。这点经验她还是有的,绝大部分毒可以让敏感的白银变黑。但她还是不经意回头看看,见李奇点头了才放心。
    赵恒双手端起酒杯,慢慢地说:“穆小姐,孤家冒昧了,还望小姐莫要见笑。来,孤家先敬小姐一杯,寄望小姐日后多陪伴,一解相思之苦,先干为敬!”说完脖子一仰喝干。
    这些话还真难为了这位真宗皇帝,在他二十四年的皇帝生涯里,唯一的一次为讨女孩欢心费脑筋,就是为了她。因为在那个年代都有专门的机构为皇帝选妃,很多王公大臣张罗着把闺女或亲戚往宫里送,根本用不上皇帝本人劳心费力。可这位也算附庸风雅之辈,正所谓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,还真耿耿于怀很长时间。
    王钦若看皇上认真劲儿,更加卖力的想成全他。在旁边频频拱手,满脸赔笑看着穆桂英,真怕她悖皇帝的意。
    穆桂英压根儿就没想过这种事情,不自觉又回头瞄李奇。他微微的点头,她才双手端起杯子,慢慢的撩起轻纱喝了小半杯,酒香浓郁入侯甘冽。用银筷子夹点菜放入口中慢慢嚼,味道也不错,只是她现在真没有吃饭喝酒的心情。
    尽管只是小小的一口酒,赵恒的脸上顷刻间泛起笑意。看着穆桂英优雅的喝酒样子,微露的半边红唇,勾起他无限遐想。心想着只要她肯喝酒,今夜就有望促成好事。
    王钦若自然看得到主子的变化,赶忙弯着腰过去为赵恒斟酒。返回来为穆桂英斟酒的时候做了个小动作,就是托壶底的左手转动半个圈。李奇马上觉得事情有变化,立即传音入密给她。让她先别喝这杯酒,并把吃碟里的丸子悄悄丢到他脚下,他快速的俯身捡起来。
    就在赵恒伸手要端酒敬第二杯酒的时候,李奇将丸子射向赵恒身后的地灯柱子。灯柱是木制的,“咔嚓”一声柱断灯灭。虽然还有别的灯,大帐里还是一阵乱,甚至有人喊有刺客。李奇眨眼间将穆桂英跟赵恒把酒调换过来了,并闻了现在这杯酒里没有异味,刚那杯却有淡淡的虫腥气。
    帐内其他的灯光没受到影响,只是慌乱了一两分钟,侍卫检查后除了丸子一无所获就离开了。王钦若笑着向大家解释是虚惊而已,让侍婢从别处又取了盏灯。
    赵恒再次开始敬酒,仍然是先喝为敬。穆桂英看李奇点头,就端起来照样喝一小口,把大部分洒在地毯上。
    王钦若看在眼里,倒酒时仍然朝赵恒使个眼色。赵恒的脸上堆满了笑容,感觉他的好事情又近一步。得意之下开始夸夸其谈,竟然说起他登基以后的丰功伟绩。
    接着要敬第三杯酒了,李奇把脱下的子飞环向龙书案抛了个大圈,快速收起来。忽然有黑光盘旋顿时吸引众人的眼球,有人惊呼。趁大家注意力被吸引他再调换两支酒杯,传言入密让穆桂英假装端起但不要真喝这杯酒,免得受余毒影响,并叫她训斥自己贪玩。
    穆桂英果然站起来厉声喝:“臭丫头,不许胡闹!”
    赵恒他们本在诧异帐内所飞之物,见穆桂英这样说话,顿时明白是她手下的女兵玩东西,也就没有继续查。反而劝穆桂英不必生气,接着端起杯子再次向她敬酒。
    敬完酒,穆桂英只是做样子举了举杯子,洒出一些,又放下。还没等她找借口推脱第四杯酒,赵恒就开始发作了。面红耳赤两眼发直,嘴角也已经泛出邪恶地笑容,晃悠悠的起来,随后把袍子脱下来抛在地上。
    现场只有王钦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“合欢散”生效了!可他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快,而且还是发生在这位主子身上。不由得诧异地看穆桂英,又看酒壶,却不敢说半句话。
穆桂英趁机起身告辞,赵恒已经把衣服拖得差不多了,没空理会她们。她带着六个人迅速离开大帐,骑马回山。王钦若无奈跟着送到帐门口,却不敢出言拦阻。回头再看真宗赵恒,身上只剩白色四角裤了,在帐内追侍婢。神情迷离地边追边喊着:“仙子妹妹,别跑啊,仙子妹妹,等等我……”

注:①xǐ,称、,是专用的。②有记载说由于玛瑙的原石外形和马脑相似,因此古时称它为“马脑”。
 
澳门金沙百家乐 澳门网上百家乐 澳门在线百家乐 澳门现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规则 江苏快3 澳门网上百家乐 安徽快3 澳门网上百家乐 pk10官网